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南京外教替父寻恩人:70年前美国飞行员受救助

2020-03-25 13:40:36

  细长的辫子,夸张的表情,一身满是“龙”字的唐装……当65岁的美国外教David Yao站在南师大外国语学院讲台上时,学生们眼前一亮。而更令学生们惊讶的是,David和父亲与南师大都有着浓浓的情缘。David回忆,做南师大教师的第二年,他从父亲那里得知。二战期间,作为美国空军飞行员的父亲曾在南京迫降,后被金陵女子大学(南师大前身)收容,他非常希望替他的父亲找到当时金女大的施救者。

  遗憾的是,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了解详情以帮助David圆梦时,却发现了其中的难度。多位学者均表示,至今为止,“二战期间曾有美国空军在南京迫降”这一记录尚未见诸史料。

  求助

  我的父亲

  曾被金女大收容

  今年新学期开学时,南师大英语师范专业的学生收获了小小的“意外”。

  讲台上教他们视听说课程的美籍外教David Yao,在做自我介绍时,向他们透露,自己的父亲是二战时期的美国空军老兵,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前来中国支援。1942年前后,他所在的分队从印度出发,飞越喜马拉雅山脉,飞过昆明、重庆,抵达日本。在完成任务飞越南京上空时,出现严重故障,紧急迫降。

  David说,当时包括父亲在内的数位美国大兵,被金陵女子大学(南师大前身)的工作人员救起,被安置在了随园校内,配有专人照顾饮食起居,停留了大约一周时间,互相帮助的场景让他的父亲很感动。

  “如果没有南师大,不知我的父亲会遭受多大的灾难,或许也就没有现在我和南师大的这段情缘了。”David对学生说。

  David在南京已经待了7年,期间结识了一位在南师大就职的澳大利亚籍外语教师。2008年3月,这位教师从南师大卸任教职,在他的推荐下,David来到南师大外国语学院担任教师,主要给本科生教会话和视听说课程。就在他在该校任职的第二年,与父亲的一次攀谈中,才得知父亲与南师大的这段渊源。

  求证

  当时金女大被日军占领

  而且南京也无史料记载

  提起父亲与南师大的这段未舍情缘,David在与学生的交流中几次表示,希望能替自己的父亲找到当时在金女大的施救者。

  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替David辗转向南京多位史学家核实,以求找到历史的蛛丝马迹。

  南师大历史系教授经盛鸿曾参著过《金陵女子大学校史》,他表示,整个二战时期,还没有听说金女大收容过美国空军飞行员。“抗战爆发后,时任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院长的的吴贻芳,在1937年12月1日带着学生离开南京前往武汉,后辗转成都,学校转交给当时该校的教务长、美国的魏特琳教授。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,因为美国是中立国,所以日军还不敢对金女大怎样。”

  但随着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的爆发,金女大的命运急转直下。“美国被卷入战争,金女大也被日军全面占领,现在南师大的100号楼当时被用作马厩,旁边的一座大楼成为日军司令部。”

  经盛鸿表示,1942年金女大被日军占据后,在那里收容美国人是非常困难的事。目前他还没有发现有记载金女大曾收容过美国空军飞行员的史料。

  经盛鸿说,1940-1945年,南京处于汪伪政府时期,当时的南京是侵华日军总司令部驻扎地,处于日军的严防死守中,而且当时的金女大又是日军的“心脏”。想在日军的眼皮子底下收容美军,难度很大。“在南通倒是收容过一个美国飞行员,1942年他途经南通时,遭遇轰炸飞机掉下来了,之后就被转移到重庆了。”经盛鸿说。

  南师大历史学教授张连红也表示,根据目前的史料记载,二战期间还没有发现有美国飞机在南京迫降或坠落。“当时美军的飞机从日本归来途经浙江时,倒是有在那里降落的。”

  对这段扑朔迷离的历史,真相到底是怎样的?是David的父亲记错了时间地点,还是我们的历史资料有空白?昨天,David的学生表示,David的92岁父亲还在世,他们将会继续向他求证。如果您有当年这段历史的线索,也请拨打快报热线96060告诉我们。

  寻人

  据David称,1942年前后,父亲在完成任务飞越南京上空时,出现严重故障,紧急迫降。父亲在内的数位美国大兵,被金陵女子大学的工作人员救起。David希望能找到那位救命恩人。

  如果您有当年这段历史的线索,请拨打快报热线96060告诉我们。

  □通讯员 江怡 吴雨蒙 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

  3页打字稿

  揭露日军暴行

  美国人士捐赠南京大屠杀史料——

  3页打字稿

  揭露日军暴行

  快报讯(通讯员 芦鹏 记者 毛丽萍)昨天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(以下简称纪念馆)又获赠南京大屠杀实证史料。该馆馆长朱成山表示,资料当中尤其以打字稿原件最为珍贵,它是外籍证人贝茨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记录的第一手实证资料,直接描述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犯下的罪行。这份资料填补了该馆收藏的一项空白,朱成山表示,将组织力量对此次获赠的资料作进一步的史学考证和研究。

  昨天下午,美国基督教会妇女学习访华团一行17人,在美籍华人、美国基督教会东亚太平洋总干事朱晓陵博士的带领下,向纪念馆捐赠了贝茨先生于1938年1月10日发给美国基督教会总部的打字稿、在南京的照片原件,以及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委员、原金陵女子学院(现南京师范大学)教授、美国基督教会传教士魏特琳女士的照片等重要实证资料。

  贝茨先生是原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委员。贝茨先生通过这段文字,清楚地记述了日军在南京制造屠杀、强奸等罪行的行径,为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状再添一件有力证据。记者了解到,打字稿共有3页,其中一段这样写道:“有1万多人被杀死了,而我的朋友认为还有更多的人已经遇难。这些已放下武器的军人被杀害,很多平民也遭遇厄运,当中还包括妇女和儿童。我的一个德国朋友认为有超过2万多妇女被强奸,比原先所说的8千人要多得多。在金陵大学里(译注:现南京大学,贝茨曾在内任职),有很多家庭支离破碎,我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。下至11岁的少女,上至53岁的老妇都遭到了日军强奸。就在神学院内,一名妇女被17名日军强暴。事实上,每天都发生着同样的事件。”

  朱成山与美国客人座谈交流并接受了捐赠,朱成山认为这批资料非常珍贵,纪念馆将组织力量对此次获赠的资料作进一步的史学考证和研究。


相关阅读:
恒耀平台 www.fzhanyl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